探访化纤之乡:产销率超过100% 化纤“沃尔玛”缺货
http://www.texnet.com.cn/ 2018-08-10 09:12:56 来源:证券时报网
  近期,桐乡经编行业的一纸停产倡议,在市场上引起了轩然大波。海宁、武进、常熟等地经编行业商会,更是火速跟进,纷纷响应集体停产倡议。   在经编企业的生产过程中,化纤占据主要的原料成本。经编企业的集体抵制,将上游的化纤企业推上了风口浪尖。一时间,A股化纤上市公司集体震荡,桐昆股份(601233)、新凤鸣(603225)、荣盛石化(002493)、恒逸石化(000703)、恒力股份(600346)等公司股价纷纷下跌。   作为上下游企业,经编企业和化纤企业本应是命运共同体。为何经编企业会集体呐喊?化纤产业链正在上演怎样的故事?这种集体的倒逼式停产是否改变行业的关系?带着诸多问题,近日证券时报记者以浙江桐乡、海宁、洲泉等地为调查样本,对产业链进行深入调查。   断供致使进货商拼车   8月7日,“三伏天”里的一个平常工作日,桐乡的室外温度高至38度,令人酷热难耐。不过,比起热浪滚滚的气温,桐乡化纤企业的火热程度丝毫不在天气之下。   地处杭嘉湖平原中部的桐乡市,是浙江传统的工业大市,主导产业包括化纤、优发国际、皮革皮草等。有着“化纤之乡”、“化纤名城”美誉的桐乡,是我国的三大化纤产业基地之一。截至2017年,辖区化纤行业规模以上企业达82家,实现工业产值469.8亿元,占全市工业总产值的31.3%。目前,全市化纤行业的产品出口,已覆盖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   桐乡的化纤产业,以洲泉镇最为聚集。坐落在洲泉工业园内的桐昆股份(601233)、新凤鸣(603225)是我国化纤行业的龙头企业。两家公司的涤纶长丝的产量,连续多年在全球排名前列。   桐昆股份总部在桐乡市区,洲泉厂区是公司最大的生产基地。8月7日晌午,记者在桐昆股份董秘周军的带领下,从桐乡市区出发,沿着320国道,约半小时车程抵达洲泉工业园。在驱车行驶途中,一辆辆装满化纤的大卡车,不时相向而过。越接近洲泉工业园,这种装载化纤长丝的卡车就越显得密集。   走进洲泉镇工业园区,塔吊林立、车辆穿梭、机器轰鸣。桐昆股份是该园区的巨无霸,方圆两公里都是厂区。其中桐昆股份恒邦厂区占地面积800多亩,总投资60亿元,年产化纤涤纶化纤长丝180万吨。   “桐昆股份生产的涤纶长丝,种类繁多,几乎涵盖了所有品种,被业界称为化纤行业的沃尔玛。”桐昆股份恒邦厂区生产主管很自豪地说,这里建有世界上第一套聚酯及纺丝一体化设计装置,也是国内第一家全流程自动化智能化制造工厂。   置身桐昆股份恒邦厂区的生产车间,机器轰鸣,但流水线的工人却很少。一圈走下来,从原料进厂,到纺丝落筒、再到产品成件,都是清一色的全流程自动化。长丝打包成件后,会顺着传送轨道,送达到一个“车库式”仓库。   这里的工作人员说:“按照原来的堆放方式,打包成件的成品,最多只能堆三层。现在这种立体式厂库,最高可以放14层。这样下来,可以极大地利用仓库的空间,节省成品的占地面积。”   记者发现,桐昆股份的这个成品厂库,很多的库位处于空仓状态。目测下来,估计空仓的比率在3成左右。厂库的一侧,是成品的出货处。尽管当时已是晌午,但前来拉货的卡车,还在排着等货。   虽说这里被誉为化纤行业的沃尔玛,但在当下抢购背景下,这里也出现了部分产品的断货。   在恒邦厂区门口,记者发现部分货车,并不是满载而出,有些货车甚至多半车厢空着。于是,记者前去咨询才知道,“这里缺货”。其中,一位来自江苏常熟的司机说,车子没有拉满,是因为桐昆股份有些型号没有货了,所以得到旁边的新凤鸣去凑。这样的情况,很多年没见过了。   产销率超过100%   新凤鸣与桐昆股份,师出同门——桐乡化学纤维厂。二者在洲泉工业园内,原本直线距离只有数百米。而今,两家公司的规模不断扩大,已经连成一片。   新凤鸣主要生产民用涤纶长丝,主要产品为POY、FDY和DTY,公司是国内年产能百万吨级以上最专业的涤纶长丝生产企业之一。按2016年度产量计,公司位居国内民用涤纶长丝行业第二位,产量仅次于桐昆股份。   赶到新凤鸣时,公司董秘杨剑飞正在接受机构投资者调研。“最近一段时间,几乎每天都有投资者调研。一天下来,都不想说话了。”杨剑飞说。   “卖掉了,都卖掉了,现在是供不应求。”问及当下公司的生产经营,杨剑飞一边说,一边从桌子上拿起手机,打开公司APP管理系统向记者展示,“今天,我们的销量是9198.5吨,生产是8800吨。最近一段时间,都是这样。”   新凤鸣的具体产品,包括涤纶POY涤纶FDY涤纶DTY等,主要的下游应用包括服装、家纺和产业用优发国际品等领域。“按目前后道织造的规模,只要下游的织造的开机率达到70%以上,就能把长丝百分百的产能消耗掉。”杨剑飞说。   据了解,涤纶长丝行业竞争充分,但近年来,经过国家不断推进供给侧改革,国内化纤行业不断有落后产能、中小企业退出。进入2016年后,涤纶长丝行业的供需格局得以改善。公开数据显示,2017年国内涤纶长丝产能为3737万吨,表观消费量为3026万吨。   进入2018年,涤纶长丝行业受新项目产能释放放缓,下游优发国际品需求平稳增长影响,行业的开工率较以往有了明显提升。   作为全球最大的涤纶长丝生产企业,桐昆股份对行业开工率的回升深有体会。桐昆股份证代宋海荣称,“今年一季度末,我们的产销率是90%,比往年足足提升了10个百分点,这是最近几年最好的情况。当时我们看到这个数据后就意识到,行情要来了。”   “昨天,我们生产的1.6万吨产品,全部销售一空。现在的行情,有点抢的味道。”桐昆股份董秘周军称,从去化率来说,按照正常的情况下,公司库存商品保持15天左右的销量,但目前公司只有6天左右。   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,桐昆股份的涤纶长丝产能约为460万吨,已连续十多年在国内市场实现产量及销量第一,涤纶长丝的国内市场占有率接近14%,全球占比超过10%。新凤鸣2017年的涤纶长丝产能为273万吨,涤纶长丝的国内市场占有率接近10%。   与桐昆股份一样,新凤鸣目前的涤纶长丝也告急。杨剑飞称:“目前,公司的商品库存只有6天左右的销售,部分型号的长丝甚至会出现断货。”   与之相伴的是,涤纶长丝开始走强。以FDY150D/96F为例,目前该型号的长丝价格在10350元/吨,比6月22日时的9750元/吨上涨了600元/吨,涨幅为6.15%。   下游经编企业联手抵制   面对涤纶长丝价格的上涨,下游的应用领域——经编行业,跳出来叫苦了。   8月4日,桐乡经编商会发出《停产倡议书》,称由于近期上游化纤原料丝大幅不合理涨价,使经编企业的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。并倡议即日起,清完库存的原料丝后,经编企业停产放假,共同抵制化纤原料丝的大幅不合理涨价,倒逼化纤企业合理整顿原料价格。   桐乡经编商会的这声呐喊,也迅速得到同行响应。近日,海宁、武进、常熟等地经编行业商会火速跟进,相继发出停产倡议或呼吁。与此同时,上述四地的经编商会,还联手发布了联合停产倡议书。一时间,外界哗然。   8月6日上午,上述《停产倡议书》发布后的首个工作日,桐乡市委市政府立即组织商会代表在秘书长单位——浙江汇丰经编针织有限公司开会。不过,记者赶到汇丰经编时,未能获得旁听的许可。   目前,桐乡经编企业约50-60家。汇丰经编作为该商会的秘书长单位,产能规模居于上游。在汇丰经编的生产车间,记者看到开工正常,并未看到停产迹象。从整条生产线走下来,该公司的原料厂库和成品厂库,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。其中,原料厂库显得空位较多,而成品厂库则满满当当。   汇丰经编相关人士称,“经编企业本身利润率薄,普遍在3-5%,一些优秀的可能会达到10-15%。而在经编行业,涤纶长丝占总成本50%,占半成本的90%。因此,长丝价格的波动,对经编企业的影响较为直接。按照目前长丝价格来接单,肯定是亏损。”   较桐乡经编行业而言,拥有500余家会员企业的海宁经编商会,停产呼吁的声势就更引人关注了。   8月6日下午,海宁经编企业近百家企业代表聚集一堂,共话当下经营形势。会上,有经编企业感慨,行业竞争太激烈了,有时候一米布加几分钱就会丢掉一个客户。所以,想将化纤涨价的压力传递给下游,太难了。   海宁经编商会秘书长茅连松称,经编行业目前的经营困境,主要集中在三方面,首先是原料涤纶长丝的成本压力;其次是人民币贬值影响出口;另外,应收账款占比较大等问题。   据介绍,过去几年,由于经编的行情较好,海宁经编行业取得了快速扩张,产能增长率年均达到10-15%。产能的扩张,也使得行业的竞争变得激烈了。今年以来,经编行情下滑严重,多数企业处于亏损状况。   海宁的经编行业人士称,经编厂家多了之后,价格自然就会压下来,获利空间就会变小。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,今年经编行业的形势不是很好,有些管理不善,资金流动性不好的公司,真的是做不下去了。   在海宁经编产业园,有同行直言,“目前,确实存在着经营不善的经编企业已经停产,有些是部分机器停产,部分开机。”不过,记者在该经编产业园走访时,并没看到相关经编企业停产。   “之所以没有停产停机,是因为前期接单需要完成,否则就要赔偿违约金。”按照海宁经编行业协会的呼吁,该协会建议海宁市几家企业考虑暂停购进化纤原料丝,并把现有库存原料丝消耗完毕后停机停产,后续待市场明朗再做进一步决定。  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   下游经编企业的集体抵制,产销两旺的两家化纤巨头也觉得委屈。采访桐昆股份和新凤鸣时,两家公司董秘给出了一样的理由:成本压力。   从产业链来说,涤纶长丝属于石化行业,整条产业链包括原油-燃料油、石脑油-芳烃-PTA-聚酯-纺丝-优发国际、服装等。目前,桐昆股份和新凤鸣均形成了PTA——聚酯——纺丝——加弹一条龙的生产布局。不同的是,桐昆股份到2017年底,已经形成了年产380万吨PTA,而新凤鸣在平湖独山港220万吨PTA项目尚在建设中,达产计划是2019年三季度。   在桐昆股份,董秘周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PTA(精对苯二甲酸)和MEG(乙二醇)为生产涤纶长丝的主要原材料,二者合计约占涤纶长丝生产成本的85%左右。在涤纶长丝生产过程中,生产1吨涤纶长丝,大致需要0.855吨PTA和0.335吨MEG。“目前,我们每生产一吨涤纶长丝,熔体成本就要8700元/吨左右,再算其他制造费用,合计成本1万元/吨,我们也就卖1万多点。”   目前,PTA国内供应充足;MEG则部分通过进口,部分通过国内大型石化企业生产来满足需求。作为化纤长丝的第一、二原料,两产品自6月底以来,受原油价格上涨的影响,均出现了明显上涨。   数据显示,从6月下旬至8月初,PTA期货价格走出一波大幅上涨行情,从6月20日的低点5570元/吨,涨至8月3日的高点7066元/吨;与此同时,近期乙二醇也屡创新高,自6月22日以来,价格已经从原来的6745点冲到现在的7875点。   推动PTA价格上涨的PX,常常令国人谈之色变。目前,国内PX需求60%左右依赖进口,定价权在国际市场。数据显示,6月22日,亚洲PX价格为927-946美元/吨,到8月3日,价格已涨至1080-1099美元/吨。   在新凤鸣,当记者谈及下游经编企业的此次抵制行动,董秘杨剑飞指着打印好的产品价格曲线,“从这些数字的变动就可以看出,我们的制造成本近期增幅,明显高于长丝的价格涨幅。”   数据显示,截至8月3日,现货聚合投料成本再度创年内新高达8655元/吨(不含运费),比6月22日的7173.7元/吨(不含运费),上涨了1481.3元/吨,而涤纶长丝以FDY150D/96F为例目前价格在10350元/吨,比6月22日的9750元/吨,上涨了600元/吨左右。   周军称,近期该公司熔体成本的涨幅超过20%,而产品端的涨幅为6%。按照单位产品来算,熔体成本近期上涨了1500元/吨,而长丝销售的价格只涨了600元/吨。可以说,产品提价已经充分考虑到下游的承受能力,牺牲了公司的利润。   与此同时,在接受采访时,桐昆股份和新凤鸣都不约而同提到了人民币贬值和环保因素的压力。据介绍,化纤厂所用化工产品辅助材料均有上涨,连化纤厂所用的纸管、纸箱均有不同程度推涨,还有人工成本上升,聚酯生产运行成本上涨速度是近10年来最大的。   杨剑飞称,从本轮化工产品涨价来看,产业链中上游产品的涨幅,明显强过聚酯产品,成本涨价不能有效传导至下游,生产利润被大幅压缩,聚酯切片严重亏损,涤纶长丝粗丝产品已到亏损边缘,涤纶长丝整体进入微利状态。   抵制行动难撼价格   虽说各地的经编企业的集体抵制,一度让A股的化纤上市公司股价集体下跌。不过,种种迹象显示,强势化纤企业恐怕不会因此在价格上做出大的调整。   桐乡经编协会的停产倡议,在业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。当地政府部门也迅速展开行动,市委市政府、工商联、经信局等部门,也密集前往相关企业走访。在采访途中,记者也数次与他们不期而遇。   当问及地方政府是否会出台相关措施时,记者得到的答复大概是,“市委市政府只是对双方企业的情况进行一次摸底,谈不上在此次事件中做斡旋、协调。”同时,当地政府方面还指出,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,价格涨跌是企业的市场行为,政府也不好干涉企业的自主行为。   在上述各地经编协会发出的倡议书和呼吁中,不约而同提到了停机停产。这对于经编企业来说,无异于以死相逼。   在对桐乡、海宁两地经编企业采访时,记者尚未发现有经编企业停产。同时,有经编企业直言,“昨天,银行听说我们经编商会组织大家停产停机,电话立马打过来了。只要停产停机,银行出于自身资金安全考虑,肯定会断贷、抽贷。继续生产只是盈亏问题,而停产就意味着公司倒闭。这种情况下,谁敢真的停产停机。”   各地经编协会的停产倡议,引发了外界不小的关注,机构、个人投资者纷纷致电让桐昆股份咨询情况。“我还专门为此问了一圈经编企业,得到的答复是,90%企业不会因此停产停机。”周军如是说。   据介绍,化纤产品的下游应用十分广泛,涉及到服装、家纺和产业用优发国际品等诸多领域。此次发出停产停机的经编行业,其需求量只占化纤长丝总需求量10%左右。而涤纶长丝的90%的需求,集中在针织、毛纺和工业丝等行业。   从化纤企业和经编企业的行业特征来看,两大行业的集中度差别较为明显。   近年来,经过国家不断推进供给侧改革,以及兼并重组,化纤行业的集中度明显提升,并形成了以江苏吴江、嘉兴桐乡、杭州萧山三地核心的产业聚集区,形成了名副其实的“三国时代”。在产业聚集的同时,相关企业凭借着产业链的延伸,逐渐形成了一批巨头型企业。在A股市场中,就包括桐昆股份、新凤鸣、荣盛石化、恒逸石化、恒力股份和盛虹股份(借壳东方市场(6.290, 0.00, 0.00%)(000301)已获核准)等。   较化纤企业而言,经编企业虽然近年来产业规模得到了扩大,但是行业的集中度依旧较分散,且单个企业的体量较小,在A股市场中,几乎找不到一家单纯做经编的上市公司。二者体量的不对等性,也决定了下游经编企业在对话化纤企业过程中,处于弱势地位。   “昨天,我们生产的1.6万吨长丝已经全部销售一空。经编企业不是用停产来倒逼上游降价吗。今天,我们全部涨价100元/吨,弄不好明天还要涨。”在桐昆股份周军看来,经编行业的停产倡议,抵挡不住行业的涨价大潮。   周军认为,在这一波的化工产品涨价潮中,经编企业应该做的是如何向下游传导成本,如何通过产业链再加工提升自身的竞争力,而不是用停产停机来倒逼上游降价,反而停产倡议没有任何意义。   对于后市的预判,杨剑飞也很乐观,“下半年是优发国际、服装等下游企业的传统销售旺季。从现在情况来看,销售旺季预计在9月份上旬就会到来。按目前的规模,只要下游的织造的开机率达到70%以上,就能把长丝百分百的产能消耗掉。”   同时,杨剑飞还指出,“目前,德国巴马格和日本TMT生产的卷绕头,是长丝生产的主要机器设备供应商。而未来两三年内,所生产的卷绕头,几乎已经被新凤鸣、桐昆股份和恒逸石化等几家大企业全部预订,规模也就250~300万吨/年,所以下阶段,国内涤纶长丝大规模的产能释放将不大可能出现。”
分享到:
相关报道
© 中国优发国际网 China TexTile 版权所有 1998-2015
优发国际